马会输尽光|特新报
當前位置: 首頁 > 概況 > 歷史沿革

史海鉤沉 ——上林黨史

發布時間:2018-03-05 11:06    來源:縣委黨史研究室


古思武裝起義

建立武裝基干隊伍

國民黨廣西省政府從潘流新和王文政了解到古蓬、思吉的地下革命活動情況后,于1947年4月,以領導不力為由,撤換了磨光舫的上林縣長職務,委派曾任廣西省政府秘書的梅仲威接任上林縣縣長,以進一步對上林人民的革命活動進行鎮壓。

6月,梅仲威接任上林縣長,梅仲威到任后連續派出密探到古蓬、思吉進行偵探,企圖刺殺、逮捕地下革命領導骨干,但均未果。梅仲威見此計不成,只好親自出馬,借故到古蓬“視察”,欲通過召集鄉、村、甲長和小學教師進行訓話之機,在會上抓捕地下革命主要領導人。韋盛經、樊茂春等人識破了梅仲威的詭計,但考慮到武裝起義的時機尚未成熟,不宜使矛盾過于激化。于是,韋盛經委派副鄉長王兆隆、鄉隊副覃鴻基、財糧干事李高盛、鄉民代表李國芬等人代表出席會議。韋盛經借故不參加會議,致使梅仲威的鴻門宴又落空。梅仲威使盡了一切辦法也阻止不了上林北區的革命活動。廣西省政府主席黃旭初了解到上林的情況后,令南寧區保安司令部派隊伍到上林協同梅仲威搞清鄉。1947年8月24日,南寧區第一保安大隊隊長覃培桂率領兩個中隊200多人到達上林,協助梅仲威搞清鄉。張聲震、韋盛經得到梅伸威帶領幾百名保安隊已到萬福,準備到古蓬、思吉進行清鄉的情報。8月30日晚,剛剛成立的中共上林縣支部在凌頭村韋盛經家里召開會議,會議由張聲震主持,參加會議有朱炳甘、韋盛經,并邀請樊茂春、韋質彬、韋廣培三人參加,專門研究應對梅仲威清鄉的具體辦法。會議決定:一是立即組織建立武裝隊伍一“基干隊”,抓緊進行軍事訓練,為武裝起義做好準備。二是廣泛進行宣傳發動群眾,號召群眾團結起來,反對梅仲威的無理清鄉; 三是繼續派人到萬福、塘紅摸清梅仲威清鄉隊的動向,以便及時作出應對。會后,韋盛經以古蓬鄉長身份、以馬蹄鄉有土匪打劫為由,給蒙鴻安寫了一份手令,令其帶領警察分隊到凌頭村待命。蒙鴻安裝病不去,并連夜逃跑。覃鴻基率警察分隊全副武裝到達凌頭村后,韋盛經即向他們講革命道理,宣布古蓬警察分隊解散,留下全部武器,士兵愿留者留下,不愿留者各自回家。韋盛經將警察分隊武器撥給凌頭基干隊,覃鴻基回龍利村把龍利、茂洞的十弟會骨干組織起來,成立一個基干隊。樊茂春把思吉鄉公所的1挺機槍、12支步槍,撥給古缽、那康基干中隊。當時,革命武裝隊伍有五個基干中隊,即凌頭中隊,負責人樊仁輝、樊仲桓; 浪(含枝林) 中隊,負責人韋廣培、李大寰; 儉表(含橫山)中隊,負責人韋質彬、韋肇壁; 龍利(含茂洞)中隊,負責人覃鴻基; 古缽(含雷垌、那康)中隊,負責人潘周揚。組織起來的基干隊人數共200多人,武器來源主要是收繳古蓬警察分隊的槍支、民間槍支和韋廣培帶回來的輕機槍兩挺。共有輕機槍4挺和60多支步槍。

以革命兩手對付反革命的兩手

梅仲威帶領保安隊到了萬福,接到密報,獲悉韋盛經、樊茂春智取了兩個鄉警察隊的槍支和古蓬、思吉兩個鄉的群眾已經武裝起來,堅決反對無理清鄉的情況。梅仲威一時摸不清上林北區革命武裝力量情況,不敢領兵繼續北上。他急忙召集他的部下和一批地方豪紳,密謀策劃,開始施展其反革命兩手,企圖撲滅革命的火焰。一方面以保安隊作后盾,調集馬蹄、安良、北更、塘紅等7個鄉的民團,封鎖各要道隘口,企圖切斷古蓮、思吉兩鄉與外界的聯系,對古蓬、思吉兩鄉實行軍事包圍; 另一方面開展政治攻勢,放出“只要韋盛經、樊茂春不再受‘赤匪’煽動,解散武裝,交出槍支,他們仍可以繼續在國民黨政府中任職”等等的“和談”煙霧,企圖分化瓦解革命隊伍。黨支部對當時的形勢進行了分析,認為:一、梅仲威是假和談,真“圍剿”,他的最終目標是消滅上林的革命力量; 二、舉行武裝起義的條件尚未完全成熟,梅仲威先發制人,搞無理清鄉,既要做好提前武裝起義的準備,又要為有計劃地舉行武裝起義爭取一定的時間準備。決定將計就計,以革命的兩手對付反革命兩手(即一是立足于打梅仲威,舉行武裝起義; 二是接受梅仲威的“和談”,通過談判來揭露梅仲威的政治陰謀,拖延敵人的行動時間,以便進一步發動群眾,做好起義的準備)。于是,黨支部把各基干隊骨干集中到岑村小學校進行武裝起義的戰備動員,委派韋盛經、樊茂春、韋質彬、李大寰、王兆隆、李國芬等本地人為代表出席談判,張聲震、朱炳甘、韋廣培等外來的同志不露面。

9月初,第一次“和談”會議在古蓬鄉板壘村韋漢光家里進行。出席會議的梅方代表有國民黨萬福鄉長樊誠、東撫鄉長盧富之等; 革命基干隊伍代表有韋盛經、樊茂春等人。談判一開始,梅方代表就以解散革命武裝、交出全部武器為“和談”先決條件,縣政府不再追究個人的責任,否則將重兵“圍剿”,雞犬不留。韋盛經、樊茂春等代表不怕威脅,堅持原則,拒絕了梅方的無理要求,和談失敗。通過第一次“和談”,使黨支部更加清楚了梅仲威“假和談,真圍剿”的真實面目,“和談”只是梅仲威的陰謀,其對消滅上北區的革命武裝力量還沒有把握,暫時不會貿然采取軍事行動,企圖通過“和談”來摸清上北區的革命力量。黨支部更加堅定將計就計的做法,決定利用“和談”揭露梅仲威的政治陰謀,拖延敵人的行動時間,進一步發動群眾,做好起義的準備。于是,黨支部繼續派代表與梅方進行談判,積極做好武裝起義的準備工作,同時派交通員向上級黨組織請示,爭取上級黨組織同意提前舉行武裝起義。雙方又談判了幾次,因梅方一直堅持解散武裝、交出武器的無理要求,談判無果而終。

這樣談談停停,一直拖了10多天,是“和”還是“打”的問題,成了人們議論的焦點。有的人害怕談判不成,雙方交戰,地方遭殃,幻想通過談判解決問題,這種思想也反映到革命隊伍中來。針對這種思想,黨支部主持召開領導骨干會議,進一步統一思想認識,再次明確舉行武裝起義的目標已定,談判的目的:一是拖住敵人,為做好起義的準備贏得時間; 二是充分利用談判的這段時間,揭露國民黨當局假和平的嘴臉,讓群眾了解真相,加強宣傳發動,得到群眾的理解和更大的同情、支持。當時,國民黨“清鄉”隊伍已在萬福、塘石一帶集結,梅仲威要求到古蓬、思吉“視察”一趟,實際上是興兵向人民問罪。張聲震、韋盛經看穿了梅的詭計,利用經過發動組織起來的古思兩鄉群眾的“民意”,拒絕“視察”。

梅仲威見此計不成,1947年9月9日,又指派地方豪紳樊誠、莫立三、覃鼎新、盧儲才、夏文興、藍斗桓、韋崇寅、韋歐尤等人為代表,到古蓬橫山村石岳高家與韋盛經、樊茂春等人進行“談判”。此時,經過長期的準備,起義時機基本成熟,談判中,韋盛經同意梅縣長視察古蓬、思吉,但必須遵守四個條件:一是要梅縣長下令撤掉包圍古蓬、思吉周圍的民團關卡; 二是先到古蓬、后到思吉,來回只限三天; 三是為了保證梅縣長的安全,梅可以以保安隊為隨從,但只能沿公路行走,不許進村駐民房,不許搶劫民眾財物; 四是對鄉長、村長、甲長不許借口撤職或逮捕。以上四條如有違反,所發生的一切后果完全由梅仲威負責。第二天,梅仲威派人向韋盛經傳話,表示完全遵守上述四個條件。接到梅接受談判條件后,黨支部立即召集緊急會議,大家認為梅仲威口頭上答應遵守“和談”的四個條件,但梅仲威是狡猾的,一定會玩弄陰謀,絕不能放松警惕,要隨時做好提前舉行武裝起義的準備。會議決定:一是基千中隊和各村的武裝要分別集結待命,以應對可能發生的突發事變: 二是為防不測,在梅仲威到古蓬、思吉期間,韋盛經、樊茂春等領導骨干都不出面,由副鄉長、鄉民代表主席出面應付; 三是密切監視梅仲威的一舉一動,一發現情況,及時報告。

9月10日,梅仲威下令撤掉包圍古蓬、思吉周圍的民團關卡,帶領保安隊到古蓬、思吉“視察”。梅仲威帶保安隊到古蓬后住了三天,后到思吉又住了兩天。其間,梅仲威宣布免去韋盛經的鄉長職務,委任莫如嵩為古蓬鄉鄉長,并張貼布告要求凡是參加基干隊的人,必須在3天內交出槍支。梅撕毀談判協定,公開鎮壓革命,其假和談、真“圍剿”的面目充分暴露,矛盾公開激化。


马会输尽光 11选5app下载 我需要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谢谢 9乐棋牌 手机彩票自助投注平台 江苏7位数开奖号码 北单每天几点开奖 好的彩票app 3d试机号关注号 彩票七星彩走势图100期 江西时时彩专业版 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