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会输尽光|特新报
當前位置: 首頁 > 服務 > 公共服務 > 社會福利

老年人再婚自由究竟被什么束縛了

發布時間:2017-06-23 10:08    來源:

多數“黃昏戀”老人對伴侶存戒備,子女擔心繼承出問題

福建法治報-海峽法治在線6月23日訊  隨著社會進步,老年人生活越來越豐富多彩,但是“黃昏戀”依然是一個存在爭議的話題。近日,《云南省老年人權益保障條例(修訂草案)》公開征求意見,其中提到:子女或者其他親屬不得干涉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及再婚后的家庭生活;再婚老年人可以對婚前個人財產以及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財產的權屬及處分進行書面約定或者公證……那么,在現實生活中,老年人“黃昏戀”面臨哪些阻力?老年人的婚姻自由如何保障?

獨身老人難再婚

在北京市朝陽區福怡苑小區,筆者采訪到一位老人。他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只說自己姓金。

金大爺今年80歲,老伴在7年前去世。“我有兩個兒子、1個女兒,他們都挺孝順。前些時候,我們還在一起過了端午節,一起吃了粽子呢!”金大爺說起和子女在一起的點點滴滴時,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

金大爺年輕時是北京一所民辦學校的老師,退休之后和子女分開住。如今,金大爺很為子女自豪:“他們都挺有出息的,每年還買這買那帶回來過年。大兒子在天津上班,在那里買了房,去年當爺爺了;二兒子在上海,娶了上海的媳婦;小女兒就在北京,也找了個不錯的人家。”

拿著退休工資,每個月還有子女定期的養老費,金大爺說:“我每天不愁吃喝不愁用,也不用孩子每天都陪在身邊,就想能找個老伴,一個人確實很麻煩。”

金大爺說,他曾有過尋找另一半的想法:“之前我找過,鄰居也幫忙物色過。其他都挺好,唯獨我的3個孩子不同意,可以說是堅決反對。我自己有比較嚴重的風濕,而且有一點輕微的老年癡呆,我去醫生那里檢查過。現在,我想找個人在身邊做做伴,相互照顧也好。”

筆者問金大爺:“為什么不和孩子們一起住呢?他們也都安定下來了。”“我自己有房有退休工資,為什么還要去‘啃年輕人’呢?而且我都這么老了,不愿意出北京。我的幾個孩子都快當爺爺奶奶,他們也是跟孩子一起住。我要是一去,不是增添了他們的負擔嗎?孩子們都不容易,自己能解決的就不麻煩他們。”金大爺回答。

筆者接著問金大爺:“找保姆或者家政公司照顧怎么樣,有沒有想過?”“不是不行,是不方便。很多家政公司不敢接照顧我們這些老年人的業務,特別是像我這樣七八十歲的,萬一我們哪一天挺不住走了,他們也不好跟家屬交代或者解釋,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我一個人在家,就算家政公司的保姆從家里拿走了什么值錢的東西,我也不知道啊,這不就是引狼入室嗎?”金大爺說。

“為什么不選擇去敬老院呢?和其他的老人一起頤養天年也不錯。”筆者問道。

“不是很想去敬老院,那里環境不好,而且每個月花費的錢也不少。我還是希望比較獨立的生活。我自己每天就是看看報紙、做做飯、寫寫字,生活很單調。”金大爺說。

當筆者問到孩子為什么不同意他找個老伴兒時,金大爺沉默了。片刻之后,金大爺搖了搖頭說:“還不是因為錢的事。3個孩子都說怕我找的另一半惦記著我的財產,怕發生卷款走人的事情。我知道他們的擔心是對的,但說到底還是他們惦記著我的這些東西。我要是走了,這套房子也能賣個幾百萬元,還有銀行卡里的錢也有不少。之前說找一個老伴可以不領結婚證,他們還是不同意。”

“現在如果做婚前財產證明,孩子們會同意嗎?”筆者最后問金大爺。

“同不同意我不好說,但我覺得只要是財產方面的問題解決了,他們就不會阻攔了。”金大爺說。

子女擔心父母被騙

對于老人“黃昏戀”,子女又是怎么想的?

在走訪過程中,家住北京市綠島苑小區的閆女士向筆者吐露了心聲。閆女士今年33歲,甘肅人,在北京工作,是一名房產中介的工作人員,孩子已經4歲了。

“我很早就聽說過‘黃昏戀’,我覺得‘黃昏戀’就是老人之間互相找個伴,能說說話聊聊天。”閆女士說,“我覺得子女干涉‘黃昏戀’也是能夠理解的,畢竟這涉及很大一部分財產的問題。”

“我有個阿姨患有心臟病,老伴走得早,子女又不在身邊,就剩下她一個人孤苦伶仃的。鄰居幫她找了個老伴,人看上去不錯,而且我阿姨也同意了。可沒想到,過了不到兩個月,我阿姨心臟病突發住進了醫院,那老伴二話沒說卷鋪蓋就走了。當時可把我哥哥姐姐(阿姨的孩子——筆者注)嚇壞了。最后沒辦法,我的哥哥姐姐只能把老人接到自己身邊一起住。其實,我阿姨不想跟子女住在一起,一是怕給子女添負擔,二是覺得自己受到了束縛,不自由。”閆女士說。

“那如果是您自己的父母存在這種情況,您能夠接受嗎?”筆者問閆女士。

“能夠接受但是可能不會贊成,主要是擔心父母被欺騙,特別是怕發生我阿姨那種情況。如果父母身體沒什么大問題,‘黃昏戀’還是挺好的。不過,如果父母需要的是‘保姆型’的同居者,那就真的要好好考慮了。”閆女士說,“‘黃昏戀’領證的應該不多吧?我覺得可能不會領證,到老了誰還會折騰這折騰那的。只要不領證,就不存在財產問題,肯定都是給兒女的。”

如果真的領證又該怎么辦?“領證的話就很麻煩了,財產繼承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我猜,這可能就是子女不同意‘黃昏戀’最根本的原因吧!”閆女士說。

筆者又就“云南擬出新規定,要求‘黃昏戀’做婚前財產證明”,詢問閆女士的意見。“我也沒怎么看新聞,但因為我是從事房產中介工作,還是比較了解婚前財產證明。如果是這樣的話,想必子女的擔心應該會減少很多。最起碼對于我來說就不擔心了。有了法律制度保障,財產規定是誰的,那就沒話說了,糾紛也會少很多。”閆女士說,“我始終覺得‘黃昏戀’最關鍵的不在‘戀’字,而是互相照顧。老人比我們年輕人更加現實,男方需要找一個保姆型的同居者,照顧自己的起居;女方則希望找到一個經濟上的依靠者,把自己的錢留給自己的孩子。”閆女士說。

在筆者隨機采訪的數十位老人中,絕大多數表示會對“黃昏戀”的另一半保持戒備。所有接受采訪的老人都表示,財產問題會和子女協商解決。


马会输尽光 3d单选包点投注金额表 发发app改成什么了 重庆五星基本彩走势图 江苏骰宝快3现场直播 必赢客北京pk拾破解版 11选5技巧稳赚方法 广东时时11选五app 任我赢智能投注系统 爱乐游戏官方网站 uu捕鱼手机版 h